任天堂网,外星人,中国足球,铃木,民乐

你心目中排前五的西方畅销小说作家分别是谁?为什么?

发布时间:

不说我心中了,说销售额吧。

很多年里,Gone with the wind,早年电影翻译做《乱世佳人》、现在小说叫做《飘》的这部,一度是美国畅销小说销售史上的冠军。

玛格丽特米切尔,翻阅大量南北战争历史文书,写了这出郝思嘉、艾希礼、媚兰、白瑞德的半生悲剧。

《飘》畅销,因为在文艺的厚重,和可读的情节之间,找到了最好的平衡点。

有情感纠葛,有人物性格,有历史风味,有战争风云,每一个畅销的因素书中都有,并且丝毫不乱、不硬植入,而是有机的、自然的。

顺其自然又惊心动魄。

白瑞德见郝思嘉的第一面,她在气势汹汹向艾希礼表白,当天,还是艾希礼和媚兰宣布订婚的儿子。

郝思嘉很快嫁给媚兰的弟弟,姐夫和弟妹的关系,是亲人更是禁忌。

亚特兰大战火连天,白瑞德来护送郝思嘉,她怀着别人的遗腹子。

郝思嘉为了捍卫她亲爱的塔兰庄园,为了捍卫父亲热爱的红土地,母亲和嬷嬷心心念念的棉花,从妹妹手里抢来妹夫。

要单纯画一条人物关系线,这个故事很“乱”,撕得很凶残,充满了禁忌的危险和压抑的悲欢。

感情似乎非常不伦,没有哪一项是“正确的”、光明正大的,可是小说里写出来以后,你就明白,所有的惦念都洁白而热烈。

概括起来很离奇、很禁忌,可掰开了细节来看,又都很入情入理,这才是一部好的传奇,应该有的品相。

《飘》里的每一个人都很让人着迷。

艾希礼是南方绅士,他斯文有礼说的欧洲,他文质彬彬的十二棵橡树,他所代表的传统老南方的礼仪,足以对抗所有“美国太新太没文化”的偏见。虽然在时代变局里他跟不上趟,但他就连当俘虏,都让人觉得,在竭力保存自己的体面。

白瑞德则恰好相反,是所有动荡不安的危险和刺激,野心和欲望。

媚兰则是罕见的“褒义”的圣母,肢体柔弱但内心强大,可以融化所有塑料花情谊的,那种真正的好姐妹。

郝思嘉既不是一朵简单的白莲,也不是虚张声势的圣母,她让人厌恶也让人敬佩,让人唏嘘也让人欢喜。

郝思嘉的爹妈、姐妹、嬷嬷,每一个人都面目清晰。整本书读下来的感觉,像穿越回那个时空。

作者本人,并不是那个时代的人,《飘》也不是关于历史严谨考据的学术著作,但整本书营造了一种时代氛围,一种传奇色调的真实化想象,一种瑰丽又凄凉的陌生化浪漫。

同时,《飘》又是极端残酷的。

任性的郝思嘉,素来以为人生予取予求的郝思嘉,失去了艾希礼,迎来了战争。

失去了丈夫,迎来了一个稀里糊涂的孩子。

在漫天战火里艰难求生,打死闯进家里的士兵。

战争中一个老南方覆灭,昔日跳着舞、追逐着她的男孩子们殒命天涯。

艾希礼成为俘虏,郝思嘉被迫坚强。

一个不谙世事的姑娘,成长为一个独当一面的“大女主”,这本身就是一场残酷的裂变。

最后媚兰难产而死,艾希礼永失所爱。

郝思嘉小女儿骑马摔死,白瑞德心灰意冷之后离去,两个人兜兜转转半生,郝思嘉终于明白自己的心意。

却只剩下自己,茕茕独立。

《飘》用言情的脉络,写出了战争、商业和人性,危险又温柔,美妙又残酷。

任天堂网,外星人,中国足球,铃木,民乐 Copyright @ 2011-2019 任天堂网,外星人,中国足球,铃木,民乐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