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天堂网,外星人,中国足球,铃木,民乐

有没有那么一首古风歌曲让你瞬间感动落泪?

发布时间:

我先来一个,河图的《倾尽天下》。

听哭了的古风歌何止一首,优秀作品的韵律和旋律都是极雅极美的。

排名不分前后。图片可能有些问题。

锦鲤抄

银临,云之泣

锦鲤抄可谓是古风歌曲非常出名的曲子了吧?提到古风曲就不得不说锦鲤抄了,有多少人被曲中悲凉的种种回忆情思所感动呢?

阳光微凉,琴弦微凉,风声疏狂,人间仓皇。

每一句的歌词都是美哭的。


九九八十一

叶洛洛,西瓜JUN,知性的小方块,泥鳅Niko

裂天,小魂,特曼

双笙,汉南蛮久,易言,樊棋

九九八十一 号称三攻四受,说的就是前两个版本,第一版本是四受的柔情版,第二是三攻的,我个人比较喜欢一三。两个版本,不同韵味。

这人间,毕竟我真正走过,一途平九百波 九千错,凌云渡成正果但我有九九八十一种不舍。(这一段柔情版是没有的)


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以冬(原唱)

双笙

歌词差不多就是一个故事了,一个女子遇上所爱之人,最终那人却抛弃自己与佳人成双成对,已是道姑的女子用泪叙出这个故事。曲调优美,又让人倍感悲凉与绝望。

不如将往事埋在风中,以长剑为碑以霜雪为冢,此生若是错在相逢,求一个善终



琴师

音频怪物

老怪的作品!很好听的,我个人觉得这首的古风韵味是所有古风歌曲中最浓的,可能是因为配乐的原因吧。曲调没有太多起伏,歌词有思乡有情思,不过建议不要一个人的时候听,总会觉得特别难过

月光常常常常到故里,送回多少离人唏嘘


芊芊 问道情

回音哥

这是回音哥第一次尝试古风歌曲吧?效果是非常惊人的哟。曲子是一首,但歌却有两首,芊芊较为出名因为调子合适,所以有这么一句说法“世人只知芊芊柔美,却不知问道情潇洒”。

落雨声 嘀嗒嘀嘀,回荡着轻声细语,犹如你唯美叹息,那么动听

(出自芊芊,歌词是不一样的)

牵丝戏

银临 Aki阿杰

同是银临的作品,我并不粉银临但她的曲子真的很经典。牵丝戏述说的是一个木偶对操纵它的人所说的话,木偶无情,他的情感是被人赋予的,歌词凄凉唯美。Aki阿杰的戏腔非常惊艳

是你吻开笔墨,染我眼角珠泪,演悲合相遇悲喜为谁



眉间雪

倾尽天下

上邪

百鬼阴阳抄

百鬼夜行

君临天下

这些作品都非常出色,不过我确定有一些算不算古风歌曲

我实在受够有白痴说 一人我饮酒醉 是古风歌曲了,那人是白痴!!

不是所有动人的曲子都能让你落泪,当你恰逢那个心境,想不落泪都难

最近听的一首《叙世》

野史有载,南郡名妓徐婉卒于永和七年,时年二十有五。傍晚自妆楼跃下,血染青石,粉身碎骨。路人掩面不忍视。同年,南郡才子宁子世赴京殿选,高中状元,留京任职。徐婉虽负艳名,然一生入幕之宾仅一人,却未得从良婚配。相传徐婉同宁子世多年相交甚密,究其如 何,不得知。

歌词:

这故事曾全作笑谈说

楚馆灯影里有几过客

她抚下琴音洒落

落他舟上此为她停泊

窗外春光煦煦正温和

执青螺为她眉梢勾勒

她哼着未名短歌

若此定格能百年成说

灯花渐弱似流星陨落

韶光流年都束之高阁

她寒夜细数更漏痴笑着

明朝按新词流霞共酌

留下笔墨他已不记得

她还梦里哭着呢喃着

那回忆尽头似白纸染墨

恍然中啊他欠她一诺

芙蓉对镜簪三两朵

温酒已在炉上煨热

他为赴荣华怎会来喝

她还难择今日浓妆淡抹

待浮华随夕阳隐没

她妆容半残乌云微堕

看棠花飞散凭栏独坐

天际一只伶仃寒鸦过

她环着无望自楼台坠落

行人说漫天泛出桃花色

几度流连不愿放手洒脱

却如此诠释半生执着

将烬星火是否太炽热

明日黄花会开败阡陌

晚风一遍遍替她述说

谁还记得谁能一笑而过

公子呀 可见石阶已覆满苔霜

鸿雁几渡这青天一方

十年来成全春闺梦一场

为何落个玉损消香

却落个玉损消香


《情囚》,银临女神唱的

她是风尘女子,依唱生存;他是富家少爷,挥金如土。

他误将惊艳当成爱恋,她碍于身份一再退让,却难抵挡这份情。

等到她安定下来,愿意为他守着那一方天地的时候,却发现他早 已不复往日的情深...

他仍是那个风流的富家少爷,出入风月场合,她却只能独自守在 空房里等待。

她怀抱着希望能够同他回到往昔,直到他彻底辜负了她的时候, 她只剩下放弃...

她笑说:“本就是风尘女子,谈何真情?到底是太傻了。”

她笑说:“不过是一时贪欢。何苦放在心上?”

只是这笑太过苦涩...

歌词:

诩(xǔ)风流 把盏酒香盈袖

玉宇楼 满座笑迎怀羞

金钗犹 只将情藏白首

半纸红颜成赋 再倦梳头

日暮入旧 钟鼓久闻琴声悠

残阳照尽飞雁任水东去流

许难将这风月看透

看情锁为囚

红烛又守一夜雨疏风骤

不懂愁 慢拢一袭水袖

人心旧 谁道曾亦绸缪

落花融 未料一朝逢秋

不过此夜云游 何苦挽留

重描眉柳 不见当年故人游

妄将这厢饮罢可销愁千斗

琉璃瓦染霜风沾袖

叹君子好逑

只是多添一缕愁绕心头

重描眉柳 不见当年故人游

妄将这厢饮罢可销愁千斗(愁千斗)

琉璃瓦染霜风沾袖

叹君子好逑

只是多添一缕愁绕心头


《牵丝戏》,银临女神双杀~

余少能视鬼,尝于雪夜野寺逢一提傀儡翁,鹤发褴褛,唯持一木偶制作极精,宛如娇女,绘珠泪盈睫,惹人见怜。

时云彤雪狂,二人比肩向火,翁自述曰:少时好观牵丝戏,耽于盘铃傀儡之技,既年长,其志愈坚,遂以此为业,以物象人自得其乐。奈何漂泊终生,居无所行无侣,所伴唯一傀儡木偶。

翁且言且泣,余温言释之,恳其奏盘铃乐,作牵丝傀儡戏,演剧于三尺红绵之上,度曲咿嘤,木偶顾盼神飞,虽妆绘悲容而婉媚绝伦。

曲终,翁抱持木偶,稍作欢容,俄顷恨怒,曰:平生落魄,皆傀儡误之,天寒,冬衣难置,一贫至此,不如焚,遂忿然投偶入火。吾止而未及,跌足叹惋。忽见火中木偶婉转而起,肃拜揖别,姿若生人,绘面泪痕宛然,一笑迸散,没于篝焰。

火至天明方熄。

翁顿悟,掩面嚎啕,曰:暖矣,孤矣。

歌词:

嘲笑谁恃美扬威

没了心如何相配

盘铃声清脆 帷幕间灯火幽微

我和你 最天生一对

没了你才算原罪

没了心才好相配

你褴褛我彩绘

并肩行过山与水

你憔悴 我替你明媚

是你吻开笔墨 染我眼角珠泪

演离合相遇悲喜为谁

他们迂回误会

我却只有你支配

问世间 哪有更完美

兰花指捻红尘似水

三尺红台 万事入歌吹

唱别久悲不成悲

十分红尘竟成灰

愿谁记得谁 最好的年岁

你一牵我舞如飞 你一引我懂进退

苦乐都跟随 举手投足不违背

将谦卑 温柔成绝对

你错我不肯对 你懵懂我蒙昧

心火怎甘心扬汤止沸

你枯我不曾萎 你倦我也不敢累

用什么暖你一千岁

风雪依稀秋白发尾

灯火葳蕤揉皱你眼眉

假如你舍一滴泪 假如老去我能陪

烟波里成灰 也去得完美

风雪依稀秋白发尾

灯火葳蕤揉皱你眼眉

假如你舍一滴泪 假如老去我能陪

烟波里成灰 也去得完美

《锦鲤抄》银临女神三杀啊

宁武皇仁光九年锦文轩刻本《异闻录》载:

扶桑画师浅溪,居泰安,喜绘鲤。院前一方荷塘, 锦鲤 游曳,溪常与嬉戏。

其时正武德之乱,藩镇割据,战事频仍,魑魅魍魉,肆逆于道。兵戈逼泰安,街邻皆逃亡,独溪不舍 锦鲤 ,未去。

是夜,院室倏火。有人入火护溪,言其本鲤中妖,欲取溪命,却生情愫,遂不忍为之。翌日天明,火势渐歇,人已不见。

溪始觉如梦,奔塘边,但见池水干涸,莲叶皆枯,塘中鲤亦不知所踪。

自始至终,未辨眉目,只记襟上层迭莲华,其色魅惑,似血着泪。

后有青岩居士闻之,叹曰:魑祟动情,必作灰飞。犹蛾之投火耳,非愚,乃命数也。

翻译:扶桑有位画师叫浅溪 住在泰安 喜欢画鲤鱼 庭院前面有一个池塘 鲤鱼在里边游泳 浅溪经常和他们玩耍 当时正是武德之乱 地方政权分裂 各种坏人 肆意妄为 战争逼近泰安 四周的人都逃亡了 只有浅溪舍不得鲤鱼 没有离去 当夜 院里房子失火 有人进火里保护浅溪 说自己本是鲤鱼精 想要取浅溪的性命 却对他产生感情 就不忍杀他 第二天天亮 火势渐渐停止 人却不见了 浅溪发觉时感觉做梦一般 跑到池塘边 只见池水干涸 莲花叶子枯萎 池塘里的鲤鱼也不知去哪了 从头到尾 没能仔细看清面容 只记得衣领上层层叠叠像莲花瓣 颜色很引人注目 好像血混着泪 后来有前岩居士听说这件事 感叹到 鬼怪动情 必成灰飞烟灭 像飞蛾扑火 不是愚蠢 是命注定

歌词:

蝉声陪伴着行云流浪

回忆开始后安静遥望远方

荒草覆没的古井枯塘

匀散一缕过往

晨曦惊扰了陌上新桑

风卷起庭前落花穿过回廊

浓墨追逐着情绪流淌

染我素衣白裳

阳光微凉 琴弦微凉

风声疏狂 人间仓皇

呼吸微凉 心事微凉

流年匆忙 对错何妨

你在尘世中辗转了千百年

却只让我看你最后一眼

火光描摹容颜燃尽了时间

别留我一人 孑然一身

凋零在梦境里面

萤火虫愿将夏夜遗忘

如果终究要挥别这段时光

裙袂不经意沾了荷香

从此坠入尘网

屐齿轻踩着烛焰摇晃

所有喧嚣沉默都描在画上

从惊蛰一路走到霜降

泪水凝成诗行

灯花微凉 笔锋微凉

难绘虚妄 难解惆怅

梦境微凉 情节微凉

迷离幻象 重叠忧伤

原来诀别是因为深藏眷恋

你用轮回换我枕边月圆

我愿记忆停止在枯瘦指尖

随繁花褪色 尘埃散落

渐渐地渐渐搁浅

多年之后 我又梦到那天

画面遥远 恍惚细雨绵绵

如果来生太远寄不到诺言

不如学着放下许多执念

以这断句残篇向岁月吊唁

老去的当年 水色天边

有谁将悲欢收殓

蝉声陪伴着行云流浪

回忆的远方

《琴师》

两广土官叛乱,被朝廷平定后,照例从俘获的土民里挑选了一些年轻男女带回宫去,女子为宫婢,男子为内监。

其中就有一位一身白衣的年轻男子,身后背一把桐木琴,衣袂飘飘彷若谪仙。他入宫后没有沦为内监,而是成为了君王的琴师。

他脚上沉重的镣铐昭示着罪臣身份,铁链深深嵌入皮肉,行走间在身后逶迤出一道触目的血污。然而金属扣击峥然有声,一如他高高扬起的傲然的头颅。

君王高坐殿上饶有兴趣地打量他,须臾,命他的近身侍卫上前除去琴师脚上的枷锁。侍卫深得君王的信任与宠爱,他的母亲是君王的乳母,两人喝着同样的奶长大,情如手足无分彼此。

侍卫不同于君王的阴晴不定,暴戾凉薄,他是那样生性活泼友善的人,天下人皆可以为友。他怜悯地看着琴师,枷锁摩擦深嵌的痛楚即使是自幼习武的自己也难以承受,何况是看似弱不禁风的他。

于是,他解开枷锁的手势便格外轻柔,抬头见琴师疼得微微皱眉,他无计可施,唯有向他报以友好灿烂的笑容以示安慰。

君王命琴师抚琴一曲,琴师应命。指尖翻飞如蝶,桐木琴特有的琴声如淙淙流水倾泻而出,是家乡的曲调。琴曲萦绕间,隐隐听见静静立在君王身后的侍卫哼着同一支曲,琴师蓦然回头,才知原来他亦是来自自己的家乡。

于此,这支曲不再是为君王而奏。为的,是让他听见家乡的曲子。

琴师以此曲得幸于君王,从此一跃成为炙手可热的宠臣,出入殿堂形影不离,有君王游幸处便有琴师悠扬的琴声袅袅飘起。多少人恨得眼睛出血,多少人妒得牙根发酸,他却只是心如止水地弹他的桐木琴。君王的宠爱他视若无物,弦声中深藏的情绪他只想诉说给静静立于君王身后的侍卫。

终于到了爱宠无极的地步,多少年来第一次,君王挥手让侍卫退下,告诉他今夜无需再趋奉左右。大殿之上只余下君王与琴师两人。两两相对之下,他笑着抱住琴师,说今晚留下吧。琴师兀自扬着他傲然的头颅,身后背着的桐木琴象征着静默无言的反抗。

软的不行,他翻脸就要用强,他是君临天下的王,还没有谁敢违逆他的意思。撕扯退让间琴师心爱的桐木琴被暴怒的君王狠狠摔在地上,生生断做两半。

他震惊,跌坐在地上不住颤抖。桐木琴是他与家乡唯一的纽带。君王被败了兴致,冷冷一笑,赐琴师廷杖三十。禁足南苑冷宫,非诏不得见人。

他一介罪臣之身,信手弹拨几曲便轻易得君王万千宠爱,无上荣耀。然而不过一夕之间,乾坤流转,他又被囚禁在凄清萧瑟的南苑,满身伤痕无药无医,连视同知音的桐木琴亦被损毁,只余下一身血迹斑斑的白衣日夜相伴。

侍卫担心不过,悄悄带着药膏前来探望,悉心为他剔除腐肉,敷上草药。又煮了清粥小菜一勺一勺喂给他,笑容如初见时那样开朗,给予他深深的安慰。南苑的冷寂岁月,也变得好过许多。

琴师伤势渐愈,侍卫问琴师究竟为何失了君心,琴师只是别过头淡淡道,技艺鄙陋,不慎弹错了音以致此祸。侍卫知道他不愿多言,便从宫外请人制了新琴赠与琴师。琴师抚琴时总是郁郁不乐,侍卫也说,琴声中少了韵致。

原来制琴的木头大有讲究,唯有用两广产的桐木方可弹出往昔的韵味。没了家乡的桐木,也就弹不出家乡的曲。砸坏的桐木琴早已不在,侍卫想尽办法托人从两广运来桐木,才又赶制出一把桐木琴。交到琴师手中时,一向清冷如谪仙的他也泛起温柔的笑意。

那日约定了见面,到傍晚却下起雨来。琴师担心侍卫不会来,他却还是如约而来,冒冒失失地闯进来,满身衣裳都湿透了却还抬头冲他傻笑。纷飞的雨迷乱了静如止水的心,暖黄的烛光摇曳出暧昧的姿态,琴师拨弦的手势越来越凌乱。是谁起身吹灭了灯,是谁身上晶莹的雨珠洇湿了白衣,琴师好心备下的蓑衣,最终却是没有用上。

日理万机的君王再也没有提起过琴师,前朝政务繁杂,后宫美人如云,至于一个心血来潮宠过几日又转头丢在脑后的小小琴师,恐怕他早已忘了有这个人。

侍卫依旧克尽职责日夜随侍君王左右,他们依旧情如手足无分彼此,只是某日君王开玩笑地提起要为侍卫选一位德才兼备的夫人时,他会爽朗地笑着推辞掉。

岁月如流光无声淌过。

冬至,君王的宠妃诞下一双龙凤呈祥,君王甚喜,大赦天下,被遗忘在南苑的琴师也得以出宫回乡。他背着侍卫费尽心思才制得的桐木琴,孤身步步走远,走出宫闱,走回他日思夜想的故里。

曾经痛恨到极点的宫禁呵,真正到了离别时却也有了怅然的不舍。蓦然回首间,隐隐听见他静静侍立于君王身侧,轻轻哼起我们最熟悉的那阙曲子。

那时,君王手中抱着新生的孩子满脸喜气,他对侍卫说,等过了年朕会为你选一位淑女为妻,你们的孩儿若是男儿就做驸马,若是女儿就迎为太子妃,最好也生一对龙凤呈祥!你要永远留在宫中守护朕和朕的妻儿,朕一定不会亏待你。

君王眼中无上的厚爱与荣耀,于他却是一场啼笑皆非的错误。向来爽朗的侍卫一如既往笑得灿烂如阳光,单膝跪下谢主隆恩。

而琴师终老故乡,他捻了悲欢谱作琴曲,端坐茅屋悠然弹起,弦声绕梁间轻轻一叹,才知何谓身不由己。

君恩无常,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宫闱往事皆如浮生一梦,醒来时除却手头这把桐木琴,什么也没有了。卧病时再没有谁会喂我一勺热粥,下雨时再没有谁会冒冒失失闯进我的房间,然而岁月依旧如流光无声淌过。

还有一个版本说是宫女

歌词:

若为此弦声寄入一段情

北星遥远与之呼应

再为你取出这把桐木琴

我又弹到如此用心

为我解开脚腕枷锁的那个你

哼着陌生乡音走在宫闱里

我为君王抚琴时转头看到你

弦声中深藏初遇的情绪

月光常常常常到故里

送回多少离人唏嘘

咽着你喂给我那勺热粥

这年月能悄悄的过去

灯辉摇曳满都城听着雨

夜风散开几圈涟漪

你在门外听我练这支曲

我为你备一件蓑衣

琴声传到寻常百姓的家里

有人欢笑有人在哭泣

情至深处我也落下了泪一滴

随弦断复了思乡的心绪

你挽指做蝴蝶从窗框上飞起

飞过我指尖和眉宇

呼吸声只因你渐渐宁静

吹了灯让我拥抱着你

冬至君王释放我孤身归故地

我背着琴步步望回宫闱里

你哼起我们熟知的那半阙曲

它夹杂着你低沉的抽泣

路途长长长长至故里

是人走不完的诗句

把悲欢谱作曲为你弹起

才感伤何为身不由己

月光常常常常照故里

我是放回池中的鱼

想着你喂给我那勺热粥

这回忆就完结在那里

这年月依然悄悄过去


《倾尽天下》

周帝白炎死在称帝十载后的一个雪夜。这个草莽出身的皇帝不喜奢华,逼宫夺位后便废弃了前朝敬帝所建的华美宫室,而每夜宿在帝宫内的九龙塔,死时亦盘膝在塔顶 石室 几案前的蒲团上,正对着壁上一幅画像。倘有历过前朝的宫女在,定会认出,那画上艳色无双的女子,正是前朝敬帝所封的最后一位贵妃。原来在倾国的十年之后,白炎终究追随那人而去。他身后并未留下只言片语。于是所有关于周朝开国皇帝的谜团,都与那悬于九重宝塔之上、隐在七重纱幕背后的画像,一并被掩埋进厚重的史书里。

刀戟声共丝竹沙哑

谁带你看城外厮杀

七重纱衣 血溅了白纱

兵临城下六军不发

谁知再见已是 生死无话

当时缠过红线千匝

一念之差作为人嫁

那道伤疤 谁的旧伤疤

还能不动声色饮茶

踏碎这一场 盛世烟花

血染江山的画

怎敌你眉间 一点朱砂

覆了天下也罢

始终不过 一场繁华

碧血染就桃花

只想再见 你泪如雨下

听刀剑喑哑

高楼奄奄一息 倾塌

是说一生命犯桃花

谁为你算的那一卦

最是无瑕 风流不假

画楼西畔反弹琵琶

暖风处处 谁心猿意马

色授魂与颠倒容华

兀自不肯相对照蜡

说爱折花 不爱青梅竹马

到头来算的那一卦

终是为你 覆了天下

明月照亮天涯

最后谁又 得到了蒹葭

江山嘶鸣战马

怀抱中那 寂静的喧哗

风过天地肃杀

容华谢后 君临天下

登上九重宝塔

看一夜 流星飒沓

回到那一刹那

岁月无声也让人害怕

枯藤长出枝桠

原来时光已翩然轻擦

梦中楼上月下

站着眉目依旧的你啊

拂去衣上雪花

并肩看 天地浩大

回到那一刹那

岁月无声也让人害怕

枯藤长出枝桠

原来时光已翩然轻擦

梦中楼上月下

站着眉目依旧的你啊

拂去衣上雪花

并肩看 天地浩大

梦中楼上月下

站着眉目依旧的你啊

拂去衣上雪花

并肩看 天地浩大


《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我是个孤儿。那天我上山采药,突然下暴雨。不知所措的我躲在屋檐下等雨停,恍然看见一个与我年龄相仿的少年

他身着白衣,撑着伞朝我走来。说要送我回家。而我早已陷入他那对深邃的眼眸中,心内一阵悸动。他一把拉我入伞下。我得知他是山上的道士,也刚好下山采药。他把伞赠予我,一个人回去了,还在茅屋门口目送他的我愣在原地。

后来我采药卖钱买了一盒桂花糕去山上和他道谢,他也很开心的样子收下了。我和他走在山路上,像是孩子一样嬉戏,他送我下山。

之后我便总去给他送东西,不论是自己做的还是买的,他也都会很开心的收下之后我们聊着天。每次他都送我下山,我们一起骑着马一起游玩。记得我送给他马具的时候他特别开心,他伏在我耳边说一直会保护我。

这天突然下暴雨,我住的茅屋破烂。于是决定去山上当一个道姑,这样就能永远陪着他了。我带着他送给我的伞,还有为数不多的家产上山去当了道姑。但他好像不在。另一个道长再三问我是不是确定好了要当道姑,当了道姑后要断红尘,即使这样能永远陪在他身边也好。于是就换了一身素装,成了一名道姑。

之后的日子每天都能与他遇见,他还是原来的样子总是和我嬉闹,但我总是发现他老是下山 而且越来越频繁。但每次回来都会给我带来胭脂红妆什么的送给我。我开心极了。这天夜晚,他刚从山下回来,敲我房门,要送给我一个胭脂,说这是最新款的,女孩子用了后特别漂亮。我开心极了,对他说,这样好像不太好,总是送我东西。被其他人看见就不好了。他说只管收着就好了。他问我,思念一个人是什么感觉。还没等我回答,他就转身离去了,我心里一阵悸动。

就这样过了三年,这天他突然说要还俗,因为他和乡下一个卖胭脂的姑娘私定了终身。并且答应要娶她,于是道长带着大家的祝福收拾收拾就下山了。我呆呆的愣在原地,眼眶渐渐湿润。原来三年前他喜欢的就不是我,那送我的那些胭脂只是为了讨好她,思念的人自然也不是我。想到这,我泪水再也忍不住。

不久就传来道长喜宴的消息,我假装偶然赶上他们的喜宴。他看见是我先是愣了一下。他还是一身白衣如旧,依附在他身旁的佳人有如花的颜容。

她问他我是谁,他说是以前在山上当道士的时候的一个道姑朋友。身边佳人有露出了甜美的笑容,此时不知为什么觉得他们很是般配。

可是我还是想上前问他,是不是我送的马具不够好看,是不是那天的桂花糕我没捂热,是不是世上的人都是这样,连自己的承诺都可以随意的收回。

好想一把上前抱住他在他白皙的侧脸留一个唇印,任旁人惊讶,可是我不能。只能强忍微笑给了他们祝福。并把当年道长送我的伞送给了他们,当作贺礼。我在角落里独自饮酒,转身离去,谁也没看见我转身后的泪如雨下。

后来我一个人去了很多地方,从春天一直走到冬天。那个时候的那件事和事里的那个,就好像我做的一场梦。现在梦醒了。什么都没了。

歌词:

而你撑伞拥我入怀中

一字一句誓言多慎重

你眼中有柔情千种

如脉脉春风 冰雪也消融

那年长街春意正浓

策马同游 烟雨如梦

檐下躲雨

望进一双深邃眼瞳

宛如华山夹着细雪的微风

雨丝微凉

风吹过暗香朦胧

一时心头悸动 似你温柔剑锋

过处翩若惊鸿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一笔一画斟酌着奉送

甘愿卑微换个笑容

或沦为平庸

而你撑伞拥我入怀中

一字一句誓言多慎重

你眼中有柔情千种

如脉脉春风 冰雪也消融

后来谁家喜宴重逢

佳人在侧 烛影摇红

灯火缱绻

映照一双如画颜容

宛如豆蔻枝头温柔的旧梦

对面不识

恍然间思绪翻涌

望你白衣如旧

神色几分冰冻

谁知我心惶恐

也许我应该趁醉装疯

借你怀抱留一抹唇红

再将旧事轻歌慢诵

任旁人惊动

可我只能假笑扮从容

侧耳听那些情深意重

不去看你熟悉脸孔

只默默饮酒 多无动于衷

山门外 雪拂过白衣

又在指尖消融

负长剑 试问江湖诺大

该何去何从

今生至此 像个笑话一样

自己都嘲讽

一厢情愿 有始无终

若你早与他人两心同

何苦惹我错付了情衷

难道看我失魂落魄

你竟然心动

所幸经年漂浮红尘中

这颗心已是千疮百孔

怎惧你以薄情为刃

添一道裂缝

又不会痛

不如将往事埋在风中

以长剑为碑 以霜雪为冢

此生若是错在相逢

求一个善终

孤身打马南屏旧桥边过

恰逢山雨来时雾蒙蒙

想起那年伞下轻拥

就像躺在桥索之上

做了一场梦

梦醒后跌落 粉身碎骨

无影亦无踪

是不是有些多了?

我就简单的推荐几首?

《眉间雪》,也是剑三的

《九九八十一》,就是西游记嘛~

《霜雪千年》,这个超好听!推荐银临和双笙的

《第三十八年夏至》,河图大大唱的超好听!

《如花》,也是河图大大唱的

《菁华浮梦》,推荐河图大大唱的

河图大大唱的《凤凰劫》《风起天阑》《为龙》都好听

《腐草为萤》,银临女神唱的和排骨唱的都好听

《不老梦》,巨好听

(故事不是我写的,百度复制的,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看,话说复制也累死人……)

任天堂网,外星人,中国足球,铃木,民乐 Copyright @ 2011-2019 任天堂网,外星人,中国足球,铃木,民乐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